wanbetx手机版

如何评价求生节目《决胜荒野》?

求生节目越来越多,打着最不可能完成的旗号,但其实很多都只停留在“教学”的层面上,实际上并没有节目效果那样的“濒临绝境”,可能我比较挑剔,实在难以从中取得共鸣。

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求生类的节目,看过网络上这么多的求生节目,最令我敬佩的还是被网友尊称“德爷”的埃德斯塔福德。

不是说别的生存挑战者不够优秀,但是德爷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鲁宾逊漂流记并不是神话的人。他几乎做到了鲁滨逊在荒岛做过的绝大多数事,而《单挑荒野》这个节目正式让我入了德爷的坑。

这一次的《决胜荒野》和德爷之前的节目有了很多不同之处。首先是这次德爷不再孤单了。之前德爷的项目都是独自完成挑战,摄影机则是自己扛一个,脑袋上戴一个。

这次德爷终于不用自己扛摄像机了,有了同行的摄像师跟随。但千万别以为这是降低了挑战的难度,这也是为了迎合节目的第二点不同,“求生竞技”。

以前的德爷因为独自一人的挑战,事实上更为自由,也并没有那么紧迫的时间限制。他可以在一个地方住上一段日子,充分地了解地域特点,谋定而后动。

但是这次的节目引入了竞争机制,德爷有了一个对手,两个人会公平地比赛谁可以率先抵达终点。于是速度和效率成为了最重要的看点。

虽然身边多了一个人,但是德爷的习惯没什么改变,经常面对着镜头自言自语,发现了新鲜玩意也像个孩子一样跑上去一探究竟。习惯了“单打独斗”的他,经常会为了效率而把摄影师甩在后面,得知对方因为追不上自己着急跑太快有了危险之后,又会回去热心帮助他解决问题。可以说是一个贴心又果敢的机灵德了。

德爷是独自应战的好手,但是在这种讲求效率和速度的比拼中,他也要拿出比平时多一倍的专注度和决心。

之前总有人说德爷的技巧只适合生存不适合快速求生。这次的节目算是为他正名了,为了赢得比赛,德爷真是拿出了看家的本事。很多在他节目中没看过的招数也在这次的节目中得到了展现。

第一集里面,德爷和EJ挑战泰国丛林。在赛程前半段,德爷因为对地形的不熟悉而大幅落后。好在最后找到了河流,开始逐渐追赶上EJ。在这个过程中,德爷面临了脱水的情况,但是他还是保持理智,没有直接饮用河水,而是选择挖取溪边泥土下面的水饮用。因为这些砂石可以过滤溪水,饮用起来会更安全。而这个知识应该是大部分普通人不清楚的。

在第二集的中段,德爷的状况要好一些,心情大好的他居然在海边拿着一半椰子引诱到了一只椰子蟹,晚上坐在海边美滋滋的吃起了烤蟹。一边吃还一边大笑,这种自我调节的环节,曾经的节目中也不少见,只是大多都是在说着“鸡汤”。而现在他更有娱乐精神了,于是有弹幕留言:顺风说骚话,逆风讲道理。

记得德爷曾经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在荒岛上,有一件事比吃喝更重要,那就是辨别方向。有了方向感就有了希望,不论是要逃出危险区还是到达理想目的地,方向都是最重要的一点,它带给你希望。

第三集中德爷深入红树林,这里不仅沼泽泥泞还遍布鳄鱼。虽然无法在一天内穿过红树林,但是也要花尽可能多的时间逃离这片区域,因为这里足够危险。除了依靠太阳,树木也可以很好地分辨走向和方位,在这里又和德爷学了一招。

第四集的视野一下子变得宽阔起来,脱离了丛林和沼泽,来到了广阔的蒙古高原,虽然方位更好辨认,但食物和水资源却越发的匮乏,缺水的德爷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好在他没有失去信念,走在沙漠的高地上,时刻注意着两边的土壤性质,最后眼尖的找到了一片深色的土壤,挖到了水喝。

第六集,德爷来到了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在高山深处,他赖以成名的辨方向失灵了。没有太阳,全是迷雾,让德爷急的想挠头又挠不到。虽然没头发,但是智慧德又岂是说说而已。一拍脑袋想法这就来了,在迷雾中可以看到树林,树木的枝叶从依稀过渡到茂密。喜马拉雅海拔高阳光少,树叶受光照因素分布不均很明显。于是稀疏的一面一定是北方。默默欣赏他的智慧。

同是第六集,吃什么都会考虑一下卫生和味道的德爷也真的是被难倒了,面临身体极限的来临,不得已的他也终于放下了架子,开始了“贪吃蛇”的表演。用力砸死,直接生吞。长这么大第一次通过画面理解“饥不择食”的含义了,德爷你牛。

上述这些只是节目中的冰山一角,因为这次节目的性质,每一集里都采用大量的切换镜头,意在描述分秒必争的两位选手。

同时充分利用他们的野外求生知识,以解决吃喝睡行这四样最基本的操作。他们遇到的困难越大,需要动用的招数也就越多,作为观众可以学到的自然也就更多。如果未来不幸在旅游途中碰到危险,最起码的自救知识起码能帮助我们尝试去获得最好的求生方法。

德爷作为一个野外求生专家,年过四十还能有这种体力和精神着实令人敬佩。而且德爷在节目中反复强调自己很想去挑战一些更难的操作,但是家中还有老婆和7个月大的孩子,他要考虑要不要冒这个险。理智和感情的博弈在紧张的节目里也会偶有体现,残酷之余留有温情。但既然来了,德爷就不会放弃。论讲道理,德爷可没输过谁。

首先主角是我最喜欢的野外求生大师德爷,而且“竞赛模式”也很有新意,原本这类节目看起来就比较刺激,增加了竞赛的元素在内之后就更有“紧张”的氛围了~

然后,总体看下来节目还是很精彩的,我们德爷也依然是那个牛逼中带着些可爱的德爷。

印象非常深的是第一集里,我们“挨饿德”在饿了很久之后,找到了一包……蚂蚁:

德爷吃这顿蚂蚁大餐的时候,开心的像个孩子,嘴里还口口声声说着“Pay back”然后下一秒,他就被蚂蚁们…Pay back了:

起初我以为德爷被蚂蚁咬了之后会变异,成为蚁人(划掉),但是实际上他好像因此觉醒了更了不起的技能,“陷阱”天赋满点!

然后第二天,果然得到了食物,当然,因为饵食是呕吐物的关系,这个食物是一只:

但是!德爷的陷阱技能不止于此,第二集的战场是帕劳群岛,在这里德爷利用椰子,制作了一个针对椰子蟹的陷阱:

这个陷阱怎么说呢,确实是很简易,只是利用了椰子蟹这种生物“将椰子拖回自己巢穴里”的习性,而这样的椰子饵,椰子蟹又根本拖不动,“一根筋”的椰子蟹反而会被困在这里。

简陋归简陋,但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只是我们德爷他…差点把到手的食物放跑了,好在最后还是抓住了它饱餐了一顿。

陷阱技能需要的辅助能力就是手工技能了,第三集我们德爷就凭借高超的手工技能,为自己制作了一张吊床:

制作吊床是因为红树林里因为涨潮的关系,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而且还要担心鳄鱼的问题,于是德爷趁着涨潮之前,在树间搭了这样一张藤蔓吊床,甚至还空出了一块地,铺上淤泥,升起了火。

第四集里,我们德爷又利用陷阱,捕捉了一只学名“啊啊啊啊啊啊”读作“土拨鼠(tu bo shu)”的生物:

说起这只土拨鼠,那可真是派上大用处了,这一集的战场后半段是个沙漠,要进沙漠就必须得有水,于是这只土拨鼠,外皮成了水壶:

这只土拨鼠带给了德爷丰富的物资,但也使得他要携带的物品变得更多了。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他直接给自己做了个可以拖着走的“雪橇”(因为之后是走沙地,说不定应该叫沙橇):

但接下来总不能真守株待兔吧?于是德爷开始了“打草惊兔”,先吓得它们到处乱窜再说!

不仅仅是德爷,每一期的对手,也都有非常强大的手工能力,第一期的EJ给自己做了个木筏来漂流,还在河上COS美队:”I can do this all day!”

第二期的卡特,不愧是个姑娘,强的同时还有细腻的一面,直接用各种垃圾给自己造了一艘小帆船,注意,是帆船而不是木筏!

最神奇的还得是第四集里的“自然之子”马特,他居然还有标枪技能,自制标枪并且靠这东西打猎成功了!

真·自然之子,马特,这个人在荒野之中,真的不是在“求生”,而是在享受生活,甚至在夜里能想着做一个热炕来睡觉:

第五集的韩国人肯也挺厉害的,直接用芦苇给自己做了艘划艇!虽然不是皮划艇,但加上他本人的划艇技能,也帮助他在比赛中给德爷造成了非常大的威胁:

但是,最值得一提的,还得是最后一集这个骚气的大爷,震惊,他居然用【不可描述】做了这种事!

说实话,看节目时发现这么多手工作品,我也有点跃跃欲试了,但我的手却说,不,你不想”

总体上来说,尽管这节目只有6集,但每一集中的内容都非常的饱满!不仅仅德爷,我们也能从他的这些对手身上发现非常多有趣又实用的生存小技巧和诀窍。

早就听说了德爷这档新节目,但是一直没找到片源,近期听说B站引进了这档节目,就第一时间补票了。

其实最吸引人的当然是“竞赛”这一有新意的模式,每一期德爷都将迎战另一位野外求生专家,两人从不同的地点出发,穿过十公里以上复杂地形的路程,最终到达同一个地标,先到的人获得胜利。

实际看完之后,整部节目从“求生”这个大主题上来说,确实很有意思。但更重要的是,德爷这个人也太有趣了吧!

熟悉德爷的人都知道他有个“挨饿德”的称号,这个称号来源于《荒岛余生60天》,而在这一次的《决胜荒野》里,他也收获了一堆称号:

整部节目里,德爷向我们展示了他的花式摔跤技巧,第一集尤其是重灾区,比如这样: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之后我们德爷,以每集至少一摔的节奏,巩固了自己“摔跤”届王者的地位,

最后一集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对于德爷的摔跤习以为常了,不仅没了以前的揪心,甚至已经能够预见到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大家一起为德爷加油鼓劲:

除了摔跤,可能值得欣喜的就是德爷在这次的节目里很少挨饿了。但是,能吃饱的时候,德爷都输了,反而,挨饿的时候,确确实实都赢了。

不过还好也算因祸得福了,靠着…呕吐物做饵,德爷成功获得了史诗级食物:真·鼠片。

不仅饿了很久,再加上呕吐肚里空空,只吃了一只老鼠的“挨饿德”在第一期里…成功赢得了比赛。

为什么马特赢了?不仅因为他很强,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马特这一集吃的并不好,他挨饿了!

整部节目告诉我们,在这样的野外生存竞赛里,要想赢,先挨饿。贝尔能吃饱的,都没啥好结果。

在观看节目的过程中,配合弹幕食用,我们都成为了关于“德”的遣词造句大师,“埃德魔力救生圈”、“浮士德”、“德浮”、“鲁滨德漂流记”等等等等,整个节目里各种不同的梗非常非常多,这届网友非常优秀!

最后,再说点正经的吧,整档节目德爷不仅向我们展示了他的求生技巧,同时也在这一次次的求生中逐渐的成长,他或许不是最卖座,最厉害的那个荒野生存达人,但他热爱这样的探险并为之努力成长的样子,才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我之所以喜欢看德爷的节目,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把最真实的野外求生环境摆在了我们面前。

在节目中他只是一个具备一定野外求生技能的普通人,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料事如神的“完人”,他也会有很多糗事,失误。

同时,他也会因为独自一个人而陷入到某种情绪之中,比如之前那档《荒岛余生60天》。在那种孤独的环境之下,他对着镜头说出的各种“鸡汤”也好,骚话也好,实际上都是说给自己听,为自己鼓劲的,在荒野之中,要活下去,不仅需要技能,那种面对孤独时所能保持的信念,也是必不可缺的东西。

而这一档《决胜荒野》,哪怕他摔倒了那么多次,也依然站了起来,继续走了下去,这份信念,我想才是他这向我们传递的,最宝贵的东西吧。

我以前做过《八百流沙极限赛》志愿者,这个国际越野比赛要求参赛者在150小时内跑完400公里戈壁滩,赛道跟德爷和吴鑫磊PK的地方竟然完全一致。

由雅丹、沙漠、戈壁、绿洲、河谷、雪山等等地貌构成,被称为世界上最美最复杂也是最难受的越野赛道。

越野者们常说:“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我特么居然真晓得德爷和吴鑫磊比赛的强度有多地狱!

德爷为取水爬过了黑山,趟了便绿洲,划了一个半圆才到达终点冰川,按照知乎规矩,我得祭出一下算法:100Km*3.14/2=157km。

业余越野爱好者像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需要170个小时才能跑完,专业级选手需要85-100小时。世界顶尖选手Daniel Laws只用71个小时就跑完了400公里,连吃带喝加睡觉的71个小时。(他只睡了1个小时)

Daniel速度约为6公里/h,白天三四十度、晚上零下十度,普通人最多坚持1小时~

德爷的身体素质,大概跟这位世界冠军是差不多的,德爷3天内走完了160公里,不过他花了一半的时间在捕猎、制作工具、搭建庇护所、烹饪和睡觉上面,没有对讲机校对路线,走过一些冤枉路。

撇开这些,德爷睡醒后前进的速度约为4-5公里/h,持续10多个小时,然而你们只看到了他憨甜可爱的外表。

在八百流沙越野赛当中,那些参赛者会在战略物资箱里放食物、碳酸饮料、盐片、药品、越野鞋、保暖衣、睡袋等等生存物资,由工作人员在比赛前沿途放置到10个大休息站、33个检查点里面,等待他们陆续跑到站点时补充能量和睡眠。

大部分人最低会配置40瓶500ml饮料,有的会多达80瓶(可乐之类的饮料能补水,还能补充能量和少量的盐),每天3-5餐的食物。

德爷和吴鑫磊完全就没有这些条件了,他们没带任何食物和水,也没有帐篷可住,节目组只给了1个水壶,1把战术刀,让德爷和吴鑫磊两个人来分。

当德爷挑了水壶,吴鑫磊只能拿刀的时候,我觉得吴鑫磊要凉了,那些选手们一个个把20-40升饮料喝到一滴都不剩,还在喊口渴。

也就是说,一个人在荒野中竞赛时,对水的需求是4天1-2桶纯净水(办公室那种),水壶作为续航工具就异常重要了。

不要觉得很离谱,尿素霜挺常见的,各种护手霜里面也有尿素。日本女性会购买尿素用水融化,再加上甘油保湿剂制作化妆水,它能保湿护肤,防冻愈裂,还没什么副作用。

说到尿,我在这里科普一下,人尿在蒸馏之前,是不太能在沙漠喝的,会导致人更脱水。

人尿蒸馏液就还好了,宇航员喝的一部分水,就是干净的尿液蒸馏液,在蒸馏之外又做了一点点小净化。可惜吴鑫磊没啥器材,不然他肯定舍不得撒这一泡尿。

德爷说:“这些山脉呈黑色,是因为它们由玄武岩构成,所以不透水,如果有任何冰雪融化或地下水流经此处,玄武岩就能截住这些水,并把水储存起来,如果我能找到水,我认为玄武岩山脉的山脚下,是我最佳的选择。”

还真是这样,敦煌盆地下面就是由数层玄武岩构成的,托住了一些地下水分,才使得敦煌市有了名垂千古的月牙泉,地下水系统露出来的那部分,与月牙山相映成趣,让唐代药王孙思貌忍不住在那长待了一段时间。

敦煌附近还有一处地质也挺让人着迷的,那就是著名的火焰山,它看起来热浪扑面,不会有水分。实际上火焰山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水库,两侧不远处还有大片绿洲,地质特点上与玄武岩有相似的地方,那就是不透水。

吴鑫磊选择了走河道,觉得它的路非常好走。emmm,走沙地的话,大概用的力气是走河道两倍吧。

虽然当时阿克塞沙漠的温度只有30度,暴晒起来体验会有四十度左右,不仅来自太阳直晒,还有各个砂砾、岩石的反光。砂砾这东西放大了看,是各种会反光的小玻璃。

吴鑫磊第一餐是黑蚂蚁,这玩意有点微酸,因为它的化学武器就是甲酸,有点腐蚀性,不过消化道不怕这个。

黑蚂蚁是可以入药的高蛋白高氨基酸昆虫,能够补肾清肝,是一种保健食材。要注意的是,不是所有每种蚂蚁都可以吃。

说到壮阳药,阿克塞沙漠上就有三种很出名的壮阳食物,黑枸杞、沙棘和锁阳。其中锁阳被敦煌人花式售卖了,不仅做成礼盒,还跟咖啡豆一起研磨制成了锁阳咖啡…

吴鑫磊在这次比赛中,只吃了黑枸杞和黑蚂蚁,我怀疑他是专程来给小弟补充能量的…

看草的阴影方向,大概在第一天下午,吴鑫磊涂的尿素防晒霜就被汗水给洗掉了,他把他的围巾变成了小帽子,怪骚气诱人的。

这个围巾有点东西,是麻制战术围巾,具有很强的透气性,吸湿散热快。最骚的是展开有3米长2米宽,折起来是围巾,打开了是毯子,裹起来是包裹,打湿了是鞭子,还可以当初步过滤水中杂质的工具。

德爷吃的第一餐是甲虫,这玩意有大量的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蕴含多种无机盐,能够对抗肥胖,是沙漠中的小宝贝。

因为它们会自己收集水分,能够占体重的40%。沙漠昼夜温差大,在清晨时会有一些雾气在它们身上凝结,甲虫把屁股翘高,头持续抵着,就能够把一些水珠持续喝进体内。

他想翻越过去,自己就不会饶太远的路,线路设计人觉得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雅丹地貌土质非常松软,掰一下松一片,有滚落下去的危险。

可能是军人的一种意志吧,遇到困难解决困难,具有思考短线破局的能力,不过我觉得这个行为不太周全,荒野求生着重考虑4个方面,吃、喝、住、行,任何行为都是它们的延伸。

吐鲁番盆地的风向较固定,在3-6月长达小半年的时间里,纵横的主要是西北风。

这是吐鲁番盆地高低地势造成的,受热面积大,日夜温差大,冷热交替时是有势能的,多方面一结合就形成了风库,风向较单一。

德爷这边在考虑生火了,用水壶底面的一个凹面聚集太阳光,最终实现点火,这一幕被吴鑫磊看见了,他觉得这是赢德爷的好机会,笑嘻嘻的继续前行了。

德爷呢,给我的感觉是很享受,在乐观态度中融入大自然,分析哪里有资源,接受它的种种馈赠,也不忘赏星星赏月亮。

甘肃和新疆野外的蚊子很毒,可能是我对它们没啥抗体,不过在沙漠中遇到蚊子、苍蝇、蜜蜂,就意味着离水源地很近了。

我觉得吴鑫磊是输在了胜负心太强,本来他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尽职军人,也知道很多荒野求生的秘诀,但是欲速则不达鸭。

同一天,德爷居然还做了野兔馅饼,近水源者的日子太豪华了,就像是过来吃野味的…

在沙漠中两点之间存在的,并不是生命的直线,弯曲一下能获得更多资源,才足以活下去。

一个男人值不值得爱,不能只看时间,还要注重质量。像德爷这种,给你四十分钟,就足够你爱上他了。

2008年4月,德爷与一名同伴钻进秘鲁热带雨林,踏上沿亚马孙河徒步之旅。后来同伴中途退出,赞助商停止赞助,德爷仍坚持旅程,最后用860天走完全程,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第一个走完亚马逊全程的人

而后在《单挑荒野》里,德爷去了八个极端地区:罗马尼亚,泰国,婆罗洲、泰国、澳洲、波札那、亚利桑那和非洲大草原

要我说,这样的害羞德,哪有一点德爷的样子??不过许多女生迷得不要不要的。她们说,我不懂。德爷害羞的样子更迷人。

前两天,b站放出来了德爷接受采访的视频,讲述了他在荒岛60天后他接受了心理治疗,原来荒野之王,也是个凡人。

我最近开始注意到德爷,目前已经看过《荒岛余生60天》《单挑求生高手》和《单挑荒野1》(部分),2、3季也已囤好等有空看完。就我当前的观看情况来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求生类节目,甚至贝爷如此名气也没有让我忙里偷闲去看他的节目。就我之前间接了解到关于贝爷求生的情况就是,万物去头皆可食之,贝爷似乎也将此贯彻到了极致,因为我有他吃蛆虫的印象。另外对于很多普通人群而言,求生的概念启蒙于《格列佛游记》,而我曾经无意中看过一部《荒岛余生》的电影,曾经看到的剧情在我看到德爷的时候突然一一浮现,所以我对德爷的第一印象就是:线天》里埃德一丝不挂,带着几台相机以及必要的通讯装置进入了小岛。说实话我对这个目标和设定是很兴奋的,因为这真的是纯粹的求生,如果要强调概念的话就是某求生存。网络上有很多将德爷贝爷拿一块对比的帖子,最中立的观点就是

。正如电影里的人儿一样,飞机失事独自在荒岛活了下来。一次又一次的绝望,只能拾起求生的本能。但是,本能并不能让你活下来。埃德不是愚蠢的冒险家,他做这样的冒险都是基于已经掌握而且是熟练掌握各种生存技巧的前提下。岛上求生淡水永远是最重要的,椰子可能可以拯救你,但是毕竟数量有限,因此需要观察环境,是否有淡水源,是否有接水的容器。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埃德海岛求生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这是个有趣的点,再好的求生好手通常都会考虑捡有用的垃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adosargentinos.com/,贝尔这是因为无论到什么岛你都能见到大片的垃圾,可想而知大海已经污染成什么样子了。当然以上都是题外话。根据埃德的求生法则,摆在第一位的就是淡水,这一点在海岛上是最困难的,因为通常都没有很好的水源,真正的靠天吃饭。解决了这一部分就是解决建立住所、生火、觅食等基本生存要素了。尽管埃德给我们展现了丰富的生存技巧,有一个细节可能需要广大跃跃欲试的朋友们注意到,那就是

编屋顶是学来的的,编麻绳也是学来的,另外在澳大利亚海岸求生的时候还需要跟当地人了解咸水鳄的分布并做好防晒措施,无论是信息还是技巧的学习掌握,都是你能否活下来的关键。此外,德爷有很可爱的地方,处处体现出一个精致boy的作风。在解决了生火问题后,德爷每天都会用木炭来刷牙,这一点几乎贯穿了他所有的荒野之旅,弹幕里甚至连连惊叹木炭的效果,但是换个思维想一想,谁会在求生的时候还想让生存更贴近生活一点呢?埃德就这么干!此外,如果有条件,埃德会保持喝茶的习惯,已经忘了他到底喝过多少种茶,但是这种习惯着实是精致的夸张。

求生是一种冒险,但是不会轻易的冒险,真正的探险家不会做愚蠢的事情,除非收益远大于冒险。就喝淡水这个问题上,埃德和其它的求生高手都会首先评估淡水的质量,最后我们可能会惊奇的发现泥浆其实还蛮健康的。在欧洲原始森林的求生过程中,因为当地有几千头野生黑熊,埃德在获取猎物后没有急于剥皮烧烤,而是为了安全远离住所处理,后来烤肉阶段也是采用土埋的方式,人类独自在野外面对大型野生动物基本上已经失去了生物界的统治地位。

关于德爷贝爷的讨论可能还会继续,很多人表示德爷这种生存技巧并无用处,因为一旦陷入荒野通常都是迅速逃离回到人类社会,生存不是目的。但最近有个新闻还是挺有趣的,一帮年轻人跑到无人区去探险,一个人掉队五十天后来活着回来了,天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求生呢?

结果看完我回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记住了最简单的一条:在河边喝水的时候记得挖一个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