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betx手机版

贝尔拉格为什么撑不下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里读书的时候学生老师就颇多怨言。这似乎是它的一个传统。在学院的第二任领导期间,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一年财政经费被裁减了差不多一半,原因是那一年的财务支出到了年底还剩了整个年度拨款的差不多一半没有花出去。政府主管部门说,既然你们还有这么多钱在账上,那就说明你们并不需要这么多钱,下一年就只给一半吧。 Zenghelis聊起来这件事,他讲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赫兹伯格在1990年创办贝尔拉格学院的时候荷兰政界主流还是,赫兹伯格跟当时政府的一些主事官员有非常好的私人关系。在他们的支持下赫兹伯格找到了足够的资金创办了贝尔拉格学院。到了90年代中后期,信奉新自由主义的执政,与赫兹伯格的理念相左,对贝尔拉格的支持力度大大降低。到了最近几年,因为金融危机荷兰经济一路下滑,对公共教育的投入缩减,首先影响的就是类似贝尔拉格学院这样的体制外的学校和机构,和贝尔拉格同时被撤的还有荷兰建筑学会(NAI),荷兰建筑学会也是那个时期的产物。贝尔 我觉得Zenghelis的说法比较接近实际情况。贝尔拉格的变化和历史似乎也和大的政治经济形势的走向非常吻合。1999年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的市长下台,议会多数变为右翼。2000年贝尔拉格就从它的诞生地阿姆斯特丹迁到了鹿特丹,而这次搬迁成为学校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在2000年九月新学年开学前,我曾问赫兹伯格是否去鹿特丹参加新校址开学典礼(赫兹伯格的事务所在阿姆斯特丹),我记得很清楚,他在电话里语气非常不悦地说不去,还说“他们没有邀请我去”。我当时非常奇怪,觉得荷兰人怎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老先生一退休脸就变了,还猜测是不是当时的校长阿雷兹与赫兹伯格在教学思想上完全不同,有意排斥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adosargentinos.com/,贝尔这次Zenghelis告诉我,其实当初赫兹伯格完全反对学校搬到鹿特丹去,他根本不会去出席新学校的开幕式。如果真的不给他邀请,那肯定是阿雷兹和赫兹伯格达成的默契,让双方都不至于尴尬。 顺便再说几句荷兰人做事的风格。传统上荷兰社会容忍度很高,各种非主流的思想和生活方式都能找到容身之地。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建筑学院,2000年的时候有22个系和研究所。这是因为每次有老师持不同的观点,即可拉一票人马另立一个山头,日积月累就形成这么个局面。贝尔拉格的结局又再次成为这个荷兰特色的佐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